庞庆华核销61亿亏损存“财务可疑”?

时间:2020-04-16 09:53 来源:北京在线

去年9月上旬庞大集团SH601258停牌一天后复牌的股票代码简称变成了“*ST庞大”曾经的经销商巨头如今市值仅剩85亿元,只仅仅与汽车消费大背景相关这背后必然也有经销商集团自身发展的原因,或者还存在诸多其他原因。

庞大集团给出的官方解释为:因作为上市公司披露信息违规,被证监会调查,随后被多家银行抽贷,以致金链断裂。庞大集团四处欠债,从银行和机构的贷款、借款,到员工的工资、报销款,甚至还有车主的保险押金等等。尽管庞大集团做出四处拆借、腾挪资金,出售盈利的4S店,缩小经营范围等等举措,都难以挽回。没钱、无法正常经营、新车销售停滞、缺少利润来源……形成了恶性循环。降低负债,设法债转股因此,庞大集团的子公司北京冀东丰以前者无法清偿其到期债务1700 万元,且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为由,向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尽管掺杂着汽车行业消费变革的因素多家经销商集团增收不增利但是庞大集团的境遇是行业中的个例。2018年财报显示净亏损61.55亿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2.12亿元。

 

自2018年财报公布后,出现大量自媒体的分析、解读,也看到了许多专业媒体的整合报道。如果我们能够根据拆解、洞察到或许存在的巨大骗局,无疑非常有利于指导大众今后的投资实践。那么缘何庞大集团2018年财报给金融市场带来震动,让读者产生猜疑?媒体人针对大众关注点深挖后,专家从审计角度给出权威解读。

庞庆华为何不惜代价更换审计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庞庆华突然更换连续11年承担庞大集团审计工作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声誉很高的四大外资审计公司之一

审计行业内普遍的资费行情是,四大外资审计公司的收费金额要远远高于内资审计公司。安永华明审计机构对庞大集团2017年报审计和内控审计的费用合计为430+135=565万元,而2018年新聘用内资审计机构业内声誉似乎没有太突出审计费用反而增加为520+280=800万元

接近审计公司的人士透露,上市公司更换会计师事务所是大事内声誉很高的安永华明事务所果断放弃庞大集团这一客户恰恰庞庆华聘用新内资审计公司费用没有下降反而增加235万元不外乎让人与庞庆华财务存疑挂钩

为何2018年财报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暴增775%?

2017年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资产减值损失)金额为2.26亿元,而2018年为19.81亿元,暴增了17.55亿元,暴增幅度775%。

这么高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下,相关资产价值大幅缩水众多购车人的信用瞬间全部崩塌、全成了老赖2017年以前相关资产价值虚高2018业绩大幅下滑而无法继续粉饰不得已暴露真面目如此激进的会计处置方式,让人觉得“财务存疑”也不算牵强。

计提坏账准备的会计政策为何与多数同行上市公司不一致

上市公司按信用风险特征分为不同的组合,账龄分析法是最常见的方法,根据账龄不同而分别采用不同的比例计提坏账准备。账龄短则坏账比例小,账龄长则坏账比例大。

公开信息显示,庞庆华运作下的庞大集团公告执行的计提比例特立独行:“对于单项金额不重大但组合后风险较大的项目,公司管理层根据购车客户欠款的清欠流程、期后还款、期后新增欠款、清欠现状以及相应的风险程度不同,将应收个人购车客户欠款的余额划分成若干不同的风险等级。根据每个等级的风险不同,本公司管理层分别估计相应发生减值的概率,通过参考以往各个风险等级发生损失的历史经验,对于各个不同的风险等级分别制定不同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据此计提坏账准备。”

业内人士提到,难道庞庆华管理荒唐?管理层将客户分级分别估计概率指定不同的比例。管理层做出判断既没有定量指标也没有客观依据拍脑门儿”确定还是另有深意呢?

为何新聘用审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于2019年4月29日对庞大集团“2018年12月31日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的有效性”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审计报告里提到庞大集团应收款项坏账准备估计的风险等级划分定义表述,与实际运行不符,……,缺少对分、子公司风险等级填报的复核,无法保证管理层对应收款项坏账准备估计的充分性。审计报告里还提到庞大集团资金管理、应付票据管理存在重大缺陷,……,影响财务报告中应付票据及相应账户记录的完整性及信息披露的准确性。审计报告里还提到庞大集团对同一控制收购公司内控不完善,没有建立并执行收购控制制度。

2018年度,庞大集团亏损61亿,其中资产减值损失19.8亿。在这19.8亿减值损失中,坏账损失10.17亿,商誉减值损失7.27亿。资产减值损失虽然确认在2018年度,但与其相关的交易发生却在往期。

审计专家指出的疑点,都可以在财报当中找到例证,从而构成“二重证据”:通过公开信息调研得到第一手证据,在庞大集团信息披露中予以验证,这就是铁证如山。总而言之,从庞大集团2018年财报和内控审计报告,就可以将庞庆华运作下的庞大集团划归“财务可疑”公司之列。这只能说明,市场上的许多人从一开始就没有认真读财报。读财报可以避免踩雷,也可以发现好公司。可不能将读财报成为一种奢侈品。

4月8日 #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孙德顺决定逮捕# 的消息登上新浪热搜,据经济网、慧聪网在《中纪委国监委:推动金融反腐持续深化》的文章中提到,推动金融反腐持续深化,还要做深查办案件“后半篇文章”。公开资料显示,1984年至2005年间孙德顺在中国工商银行担任要职;2010年至2011年间,孙德顺在交通银行担任要职;2011年至2019年02月,孙德顺在中信银行担任要职。孙德顺所就职的金融系统与庞庆华当时所在庞大集团金融动作存在关系。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至2019年02月孙德顺在中信银行担任要职期间,庞庆华在孙德顺的支持下得到授信80亿元。

另据中纪委官网通报,,孙德顺贪欲极度膨胀,把贷款审批权力作为谋取个人利益的筹码,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大搞权钱交易,在贷款授信、审批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接近庞大集团的人士称,庞庆华借用孙德顺贷款授信、审批等方面获取的职务之便,做过多次金融动作。庞庆华2010、2011年在交通银行均有贷款,数额高达43亿元,此期间正是孙德顺在交通银行任期内不免让人质疑孙德顺事发,庞庆华最为关注,开始“自我检查”。庞庆华为了做平61.55亿元亏损,同时核销问题账目费了不少精力。结合立信的内控审计报告,不难看出庞大集团的“财务可疑”不仅是2018年财报。从庞大集团上市后“奔流之下”的股价也可见一斑。

庞庆华以及庞大集团作为知名人物、公众公司,受到广泛关注。同时财报是股权投资者及债权人作出投资决策的主要依据,存在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不容许存在半点水分。如存在财报编制的主体责任理应受到严谨地追究,对涉及到的违纪违法问题一查到底。倘若财报并非异常,广大投资者也就可以放弃质疑、停止猜测、正确看待。

编辑:z0011
图片新闻